彩多多彩票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彩多多彩票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05:27:3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治力量在选举季节对政治筹码的需求,决定了在“强买”过程中,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表现出将收购tiktok作为证明“国家治理能力”的重要证据,通过简单粗暴实施“极限施压”来达成交易的艺术,形象地说,房地产中介商先压价、再交易、最后抽佣金的习惯套路,表现无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美国持有显著的美国中心主义、民族主义色彩的认知时,会带着冷战思维去看待和认识TikTok,最后的实践效果是,任何具有超越这个时代属性的理想化的全球主义认知,都将在博弈中处于非对称的弱势状态:美方会从技术到政治等各层面、各梯次上提出五花八门的要求,还是那种笼罩在“合规性”外衣下的要求;TikTok则一直处于自我辩护,纠正、说明、再纠正、再说明,直到掉入无法说明的被动状态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蒋某华已被该局依法刑事拘留。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英文名为TikTok的企业,遭遇了美国本届政府亲自施压的一场“强买”,由此在中国舆论场引发激烈讨论。非常重要但通常被忽视的是,参与讨论者的身份、认知,以及由此决定的出发点和立场。任何一场这样的讨论都是主客观相结合的产物,获取客观事实的信息差异,以及更加显著的主观立场差异,进一步加剧了本就内涵丰富的讨论的激烈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与TikTok存在显著竞争关系,企图以非经济方式对占据先发优势、凭借市场力量难以动摇的TikTok实施打压,并取而代之的商业竞争对手。脸谱公司,就是其中最经典的代表。显然,对脸谱公司的创始人来说,没有TikTok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,因为消除了TikTok,就意味着脸谱获得了生存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何一场诸如此类的讨论,都是有立场的。在当今世界,可以将这些立场粗略区分为国别的和非国别的。国别的立场与特定的主权国家以及主权国家谋求的利益紧密结合,非国别的立场则建立在这种假设的基础上,即整个世界并不存在主权国家的区隔,进而应超越主权国家的立场,用对资本、收益等相对中性的思考,取代低于资本、收益分布于不同主权国家之间的认识和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些极为务实的论调指出,TikTok必须避免最糟糕的结局,就是要“活下来”,因此要“止损”,用各种办法让TikTok存活,避免落入势不两立的对手,比如脸谱公司手中,要找一个“好”的购买者,如微软变成了“在商言商、丢卒保车”思路下最务实的选择,甚至是唯一选择。从实操层面来说,这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但需要思考的是,“活下来”的究竟是个什么?微软或许可以接受某种收购交易,就是完成资本/股权结构的调整,治理结构尽量保持不变;但作为在另一个维度存在的政治力量,会接受这种方案吗?如果连微软这样的收购方都遭遇到直接政治压力,TikTok拿什么作为筹码来保障自己的生存?难道是依靠对善意的坚定信念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在短期内陷入眼下的尴尬局面,不去讨论回应策略的话,上述三种力量形成的打压TikTok共识,是至关重要的原因。当然,第一种政治力量希望通过打压的过程得分,至于是否真的彻底消除,或者说打到什么程度,以得分而定;第二种资本力量,作为“强买”的主体,显然希望通过打压来“压价”,尽可能降低成本,提高收益;第三种力量,关注的是“没有TikTok很重要”,目的是接盘TikTok退出之后的市场份额,在物理层面消灭tiktok是第三家的核心诉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显然,在无法掌握全部信息的前提下,任何讨论都可能是建立在特定前提下的假设;同样的,通过这样的讨论,真正的意义在于有效地逼近事实,再通过有效的讨论,进一步促成讨论者的认知,更逼近真相或事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里,一如之前录制多期视频时的个人心情一样,笔者真心希望事实发展,能证明整体的理论和预判是错误的,对全球主义理想化的认知能够带来美好的结果。但是,当事实其实回归到冷峻的现实主义层面时,希望人们能够勇敢地面对现实,继而在未来避免重复某些原本完全可以避免的失策,最终在现实、而非主观想象中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。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(CNBC)8月5日报道,消息源透露,微软同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希望在2-3周内达成协议。微软还同美国政府达成一致,在一年内,将用以维持TikTok运行的上千万行软件代码从中国转移至美国服务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,最终交易结果是TikTok变成了一张“皮”:资本/股权结构中,微软及其引入的美国资本,100%全面接管;治理结构中,TikTok与字节跳动母公司切断所有联系,不再有任何隶属关系;有中国属性的投资者,只能从微软或者其他资本的结构中,获取TikTok后续的收益,但在TikTok的运营发展中没有任何的权限,这样的“TikTok”能够被定义为存活下来么?